南瓜園

 找回密碼
 注冊
查看: 88|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2019最新電視劇《第二次也很美》第1~57集全集分集劇情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1-26 11:04:39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第二次也很美第1~57集全集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安安任性離家出走,俞非凡終于決定離婚

安安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孩子,要說她有什么不同,就是她總比別人早一步。出生時她就是個早產兒,母親總是擔心她會發育不好,沒想到她生長速度驚人。然而,不知道為什么,安安突然停止了生長,但即便如此,她依然比別人早一步。

母親那一輩總是信奉比別人早就比別人好,對此安安一直不以為意,知道大學畢業那一天,安安決定一畢業就嫁人,她向男朋友俞非凡求婚,畢了業就成為了全職太太。安安覺得自己很幸運,不用面對一畢業就失業的命運,更何況她還嫁給了一個男神。俞非凡比安安大五歲,是一位暢銷書作家,還是俞氏集團的繼承人。

然而,正當安安以為自己可以直奔幸?鞓返慕Y局時,這條捷徑卻一步步變成了絕路。俞非凡正在錄制現場接受新書的采訪,安安卻一直不停地給他打電話。助理王蕾看著這么多來電有些不知所措,勸俞非凡給安安回個電話。俞非凡無奈,只能給安安打電話,告訴她自己正在錄制現場不方便打電話。但是安安不管這些,她現在就要見到俞非凡。

沒想到,俞非凡錄制時的話筒還沒有摘,他和安安的通話都通過話筒播放了出來,F場的人都聽到了兩人的對話,王蕾連忙跑來告訴俞非凡這件事。俞非凡懊惱的掛了電話,而安安被掛電話后也十分氣憤,賭氣開始收拾衣服要離家出走。安安的兒子看到這一幕見怪不怪,問安安這次離家出走要走多久。安安告訴他,她要去找在英國的母親,再也不回來了。

另一邊,何家梁正與自己的妻子對簿公堂,對方律師條理清晰地分析著何家梁在這段婚姻中的不負責任,而何家梁的代理律師許朗卻沒把心思放在法庭上,而是專心致志地玩著游戲。對方主張了孩子的監護權,法官讓許朗發表意見。許朗在其他人的反復提醒下終于放下了游戲,他提出何家梁的妻子方琴作為醫生,完全沒有時間陪伴孩子,不應該取得孩子的監護權。

許朗娓娓道來,感情十分充沛,方琴被他的一番話說得眼眶泛紅,法官們也被他的話說動,判定監護權歸何家梁所有。庭審結束后,雖然許朗幫助何家梁打贏了官司,但是他向何家梁表示他會刪掉何家梁的聯系方式,以后兩人再不來往。助理律師調侃今天許朗的戲有些夸張,正當幾人說著話時,方琴的母親氣憤地找到許朗,指責他是無良律師,無視方琴為家庭做過的付出,只知道顛倒黑白。眾人見狀連忙把許朗拉離現場。

俞非凡回到公司,王蕾問他不先回家一趟嗎。俞非凡表示不用管安安,他都已經習慣了。安安帶著兒子豆豆收拾好行李,安安讓豆豆把東西帶好,說這次他們會在英國住很長一段時間。豆豆聽了這話,問安安不會真的要和爸爸分開吧,安安回答他不會的,他們永遠是一家人,永遠不會分開。

許朗回到事務所,向老板發火,讓他以后不要把亂七八糟的案子推給他。老板連忙安撫他,并讓他和自己去見一個人。俞非凡聯系了許朗,詢問他自己離婚的情況,許朗讓他放心,說安安的破綻很多。王蕾表示很羨慕安安,但是俞非凡否定了她,對她說安安上學時的成績很好,當了家庭主婦以后就不容易被社會接受了,有夢想一定要去實現。

許朗送女兒去參加英國的夏令營,在路上反復叮囑女兒注意安全。路上堵著車,俞非凡又打來了電話,安安心煩意亂,腳下不自覺地松開了油門,撞上了停在前方的許朗的車。這一撞喚起了許朗不好的回憶,連忙確認女兒果果有沒有事,下車敲安安的車窗讓她出來。沒想到,安安下了車,不僅不承認自己的錯誤,還反咬一口說許朗撞了她,許朗見狀只能讓她調行車記錄儀。安安聞言,立馬承認錯誤,表示要給許朗賠錢。許朗要報警,但是安安堅持自己要趕飛機,不讓許朗報警,自顧自地給許朗留了電話,還拍下了兩人的合照作為證據。

兩人正說著話,豆豆告訴安安車沒油了,安安連忙上車查看。這時,果果也催促許朗,怕趕不上飛機,許朗就拍下了安安的車牌號。安安聽說許朗要去機場,就讓他搭自己一程,卻被許朗拒絕了。豆豆見狀就假意責備安安,說她因為要省錢給外婆才不給車加油的,果果也幫他們求情,許朗只能同意載他們一程。

俞非凡回了家,發現安安和豆豆已經離開了,看到安安訂了去英國的機票,連忙叫上助理去機場。安安和許朗一直在斗嘴,豆豆就幫安安向許朗道歉,還拿出安安畫的漫畫給果果看。許朗讓果果把漫畫還給豆豆,豆豆就趁許朗不注意把漫畫放到了果果的包里。許朗見安安閑著沒事,就讓她給自己轉一千元修車費,安安正要轉賬,卻發現自己的余額不夠了。這時,許朗接到了俞非凡的電話,俞非凡告訴他安安和豆豆不見了,可能要去機場,許朗就表示自己也正要去機場,兩人在機場會和。

安安偷偷聽到了許朗的電話內容,伸手掛斷了許朗的電話。許朗氣憤地指責安安,但是安安卻無暇顧及,心里很是慌亂。安安用頭巾把臉包起來,一到機場就拉著豆豆下了車。但是俞非凡還是發現了她,向許朗介紹安安。安安得知俞非凡竟然真的請了律師要離婚,十分不敢相信,拒絕跟俞非凡回去,還把氣撒在了許朗身上,給了他一個耳光。

安安自己回了家,卻站在門口不進去。俞非凡開門讓她進來,讓她先陪豆豆吃飯去上游泳課。安安問俞非凡是不是認真想要離婚,得到肯定的答復后就要帶豆豆離開,讓俞非凡什么時候想清楚了再去找她。俞非凡讓安安不要任性了,還說豆豆就在家里哪兒也不去。他讓安安像成年人一樣和他交流,表示自己接下來幾天會很忙,讓安安有什么問題直接和許朗交流。

俞非凡關上門后,安安還呆呆地站在門外。她期待這只是一個噩夢,但是奇跡并沒有發生。

第2集:理解俞非凡的想法,安安最終同意離婚

無家可歸的安安來到了朋友邱天家,邱天聽她說了事情的經過,勸她應該好好想想以后該怎么辦,但是安安只想逃避。果果沒能去成英國的夏令營,許朗向她保證下次一定讓她去。許朗發現果果藏起來的漫畫,果果連忙道歉,還問起什么時候能再見到豆豆和安安。許朗沒有說話,安安就問許朗是不是不喜歡安安。果果覺得安安很厲害,還說豆豆很喜歡安安,許朗回答她安安是豆豆的媽媽,豆豆當然喜歡她了。聽了這話,果果問起了自己的媽媽是什么樣的人。

看到安安現在的樣子,朋友們都很擔心她,還后悔為什么沒在安安畢業時沖動結婚時攔住她。安安表示自己還要去找俞非凡談談,還說自己一定能說服他,讓俞非凡回心轉意。邱天告訴安安她有辦法,讓安安一切都聽她的。邱天帶著安安來到了俞非凡的慶功會,慶功會邱天負責活動策劃,豆豆也在這里,她可以幫安安混進去,囑咐安安一定要低調。

邱天一進會場,就被人拉走去處理事務,只留下了安安一個人。許朗找到俞非凡,讓他確認文件上的內容。其他人見到許朗,都說他是律師界有名的吸血鬼,調侃俞非凡保護好自己的錢包。安安一個人到處亂晃,被當成了工作人員,讓她去幫忙拿東西。許朗認出安安,連忙把她拉到了一邊,提醒她做事情之前要過腦子。安安反唇相譏,說許朗巴結客戶,還揚言許朗這樣把她拉到角落里要去告他。

安安問許朗能不能見見俞非凡和豆豆,許朗告訴安安改天吧,今天她最好還是先回去。這時,安安看到旁邊走過的玩偶人,計上心頭,對許朗假稱自己要離開,悄悄換上了玩偶服。安安發現了豆豆的身影,就靠過去想看看他,結果俞非凡正好過來把豆豆帶走了。豆豆走之前拍了拍安安的肚子,安安拉住他的手,雖然萬分不舍,但她也不能說什么。

到了晚上,許朗給果果打視頻電話,果果向爸爸撒嬌要爸爸講了故事才去睡覺。安安按照房卡上的房間號去找房間,卻發現房間的門是開著的,她以為是剛打掃完衛生,就沒有在意。許朗打完電話,發現了茶幾上放著的安安的東西,感到很奇怪。這時,安安也發現了許朗,不由得驚叫一聲,質問許朗為什么在她的房間里。

兩人拿出房卡,都說自己的房間是606,而安安突然發現她把房卡拿反了,她的房間應該是909。安安正要離開,俞非凡來許朗的房間里找他,聽見俞非凡的聲音,許朗連忙讓安安藏起來。俞非凡來找許朗喝酒,看到茶幾上的玩偶服,就問許朗這是什么,許朗謊稱是給女兒的驚喜。俞非凡看了許朗寫的離婚協議書,還想讓許朗幫忙申請一個禁止令,讓安安在協議離婚期間不能私下接觸豆豆。

許朗提醒俞非凡,一旦走出這一步,他們之前所有的感情都會結束。俞非凡表示,他和安安走到今天這一步不是突然發生的,他回想起結婚以來兩人的相處,回想起安安這些年的任性與不成熟。俞非凡知道自己是安安的全世界,但是他已經累了。安安在樓上聽著俞非凡的話,終于認識到了這些年自己的錯誤,忍不住淚盈于眶。

安安突然明白了這些年俞非凡承受的壓力,俞非凡說得對,他們的婚姻對于安安來說更像是一座逃避現實的象牙塔,但是此時安安向告訴俞非凡,她會努力追上他,變成一個成熟的人。王蕾見俞非凡把外套落在了宴會廳,就給他送來,俞非凡看外面有些冷,就把外套披在了王蕾的身上?吹竭@一幕,安安扭頭就跑,連跟她打招呼的邱天都沒有理會,邱天被安安搞得有些莫名其妙,看到俞非凡就明白了,于是出聲叫了俞非凡一聲。

邱天讓俞非凡先回去,她要和王蕾說會兒話。邱天問起王蕾是不是一畢業就來俞非凡的公司工作了,她旁敲側擊地對王蕾說,大家議論俞非凡栽培王蕾不是因為她的能力。王蕾只說自己很尊敬俞非凡,身子正不怕影子斜。

許朗回到臥室,看到了安安用口紅畫在鏡子上的畫,心里有了些許動搖。第二天,許朗到了事務所,受到了安安發來的消息,約他出來談談。安安詢問許朗離婚的流程,還問如果有一方不想離婚怎么辦,許朗回答她只能起訴解決了。

安安讓許朗幫她解釋一下離婚協議書的內容,許朗將離婚協議的內容告訴了她,還表示豆豆的撫養權歸俞非凡所有。聽了這話,安安立刻表示這不可能。

第3集:安安求職失敗輸了官司,以酒澆愁被許朗接走

安安斷然拒絕了離婚協議上關于豆豆撫養權的提議,許朗告訴她她可以提條件,安安聽了這話,覺得十分可笑,反問許朗的妻子和孩子知道他是賺這種錢養家的嗎。兩人不歡而散,許朗把離婚協議留下,讓安安想好了給他打電話,但是安安表示自己絕對不會放棄豆豆的撫養權。

邱天見安安受了委屈,要去找許朗算賬,安安拉住她,讓她幫忙找最好的律師,她絕對不能失去豆豆的撫養權。邱天幫安安找來了秦律師,秦律師指出,安安一畢業就結婚了,沒有工作和收入,再加上之前安安還要帶著豆豆去英國,這對爭取撫養權是十分不利的。秦律師建議安安繞開撫養權,把重點放在財產分割上。聽了這話,安安立刻表示自己在大學時很優秀,是有工作能力的,她不想放棄豆豆的撫養權。

秦律師還是勸安安不要考慮撫養權的問題,她還年輕,不要撫養權也可以讓她以后的生活更輕松。但是豆豆是安安帶大的,她知道豆豆的成長中需要的是什么。秦律師有些無奈,只能讓安安不管什么先找個工作。安安當了這么多年全職太太,早已與社會脫節,雖然她對自己很有信心,但是邱天和秦律師還是對她找工作這件事不太放心。邱天提議,讓安安給自己設一個期限,如果在期限內她沒找到與專業對口的工作,就能做什么工作做什么。

安安面試了許多工作,卻處處碰壁。有人來事務所找許朗,許朗看到來人臉色一變。這是沈逸林,她一見許朗,就對他說好久不見。老板見兩人似乎認識,就與沈逸林套近乎,問起了這件事,但沈逸林只說兩人是大學同學,許朗還說畢業以后他們就沒聯系過。沈逸林畢業后就去了英國,在那邊沒什么發展,就決定回國。許朗聞言,給她推薦了其他事務所,說著就要走。沈逸林見狀,覺得還是自己走比較合適,先行離開了。

安安堅持面試專業對口的工作,邱天勸她要分得清輕重,現在官司已經進入了倒計時,他們已經沒時間了,當務之急是要先有工作。正當兩人意見不合陷入沉默時,銀行打來了電話,說安安的黑金卡消費出現了異常,問安安現在的情況怎么樣。安安對自己的現況一通抱怨,邱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安安正幻想著自己已經得到了豆豆的撫養權,卻被秦律師打斷。這時,俞非凡從她身邊經過,卻對她視而不見,令安安的心情很復雜。他們曾經是恩愛的夫妻,而如今卻對簿公堂。安安想起自己從前只顧著玩游戲,卻沒注意到豆豆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還想起明明俞非凡工作很忙,自己卻一個電話接著一個電話問他她和工作誰更重要。

秦律師和許朗唇槍舌劍,安安一位自己應該已經恨透了俞非凡,而此時她的腦海中卻充滿了以前那些幸福的回憶。她甚至想站起來宣布休戰,想最后再爭取一下他們的婚姻。但是她卻從俞非凡的眼睛里看到了冷漠與想盡早結束一切的疲憊,安安哭了,她的眼淚不光為了失去豆豆的撫養權而流,還因為她和俞非凡之間所有的感情都將以這種最糟糕的方式結束。

安安一個人在餐廳喝得爛醉,服務員前來催促她先把錢付一下。安安仿佛終于找到了一個傾訴的對象,她向服務員展示了自己的車鑰匙和卡,雖然手里有這些,但是她最好的年華已經不在了。服務員看她這個樣子,就對她說再去給她拿一打酒。

沈逸林和許朗見面,說起自己這些年在英國的經歷,還問許朗這些年在做什么,為什么一直聯系不上他。許朗還沒回答,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是安安打來的。安安在電話里恭喜他贏了官司,許朗覺得安安這通電話是諷刺他的,就掛了電話。安安在餐廳里睡著了,服務員見狀,就給許朗打了電話。

許朗趕到餐廳,看見癱睡在椅子里的安安,先掏出手機給她拍了照片。安安被許朗叫醒,迷迷糊糊地把他認成了俞非凡,撒嬌讓許朗背她。許朗給俞非凡打電話,安安伸手搶過他的手機放進了旁邊的水杯里,許朗立刻把安安從背上甩下去,把手機從水杯里撈出來。他生氣地讓安安趕緊把住在哪里告訴他,安安看他生氣了,委屈地讓他不要生氣。許朗見安安這個樣子,也生不起來氣,伸手要把安安拉起來。安安拉住許朗的手,央求他不要不管她,還把臉貼在了許朗的手上。

許朗帶著安安來到酒店,找出安安的身份證給前臺看。但是前臺看安安喝醉了酒,不禁開始懷疑許朗的身份,就讓他也出示一下身份證。許朗解釋自己不在這里住,這時,安安醒了過來,還說許朗是壞蛋。聽了安安的話,前臺更加懷疑許朗的身份,還作勢要報警。許朗見狀,只能表示他們不在這里住了,帶著安安離開了。

許朗將安安帶回家,拿出筆記本錄像,證明自己沒有對安安做什么不軌之事。第二天一早,許朗使盡渾身解數想把安安叫起來,還被睡夢中的安安踹了一腳。安安醒來看見許朗,以為他對自己做了什么,不禁大叫起來。許朗怕她吵醒果果,就讓她小點聲,趕緊洗了澡離開。

安安不承認自己昨天晚上撒酒瘋,許朗就讓她看他錄的像。安安看了錄像,才知道自己睡覺時的睡相竟然這么差,忍不住扶住了額頭。

第4集:安安找到服務生工作,王蕾住進俞非凡家中

安安看了錄像后自知理虧,但還是嘴硬地問許朗為什么不給別人打電話來接她,許朗就把手機被安安弄壞的事情告訴了她。安安聽后覺得更心虛了,當機立斷要離開,正當兩人打開房門時,果果醒來了,問許朗在和誰說話。許朗怕被果果發現,就讓安安感激悄悄離開。

安安走時還不忘叮囑許朗刪掉錄像,兩人推搡著走到門口,正好碰見了來找許朗晨跑的沈逸林。沈逸林看到安安有些吃驚,問許朗安安是不是他女朋友,得到了兩人的一致否認。果果聽見動靜跑到門口,看見安安以后高興地打招呼,安安見狀連忙離開。沈逸林一大早看到這么多事情有些發懵,告訴許朗老同學要回國的消息。

安安回去以后,向朋友們抱怨她們昨天晚上沒有發現她沒回來。沒想到,邱天聽說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還覺得許朗是個不錯的人。安安擔心許朗會不會刪掉視頻,邱天覺得許朗留著視頻又沒什么用,但是蘇珊卻分析,許朗平時工作壓力那么大,說不定有什么不為人知的小癖好,令安安聽了十分擔心。

許朗夢到了多年前的那場車禍,從夢中驚醒,連忙去確認果果還在不在,看到果果正在床上安穩地睡著才松了一口氣。那場車禍不僅給許朗的身上留下了觸目驚心的傷痕,也在他的心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安安終于下定決心找了一份服務生的工作,邱天為了祝福她,給安安買了一部新手機。安安把車鑰匙交給邱天,表示自己以后不開車了,要省油錢。蘇珊帶著安安熟悉工作流程,安安學得很認真。她找這份工作不僅是為了爭奪撫養權,也是為了她自己。她需要讓自己忙起來,忘記最近這些棘手的事情,也忘記從前那個懦弱無知的自己。

王蕾的房東違約,一時沒地方住,俞非凡就給她安排了一個房子。王蕾問俞非凡她住在這里會不會不太好,俞非凡讓她不要在意別人說閑話。王蕾在房子里四處閑逛,對這里的環境很滿意,可當她看到俞非凡和安安的婚紗照時,臉上的笑容卻落了下來。她走進房子里,自作主張地摘下了兩人的婚紗照。

許朗來到蘇珊的咖啡店,蘇珊看見他,就表示要去招待。但是安安卻說讓她去就行,是她告訴許朗她在這里的。許朗拿出文件讓安安簽字,安安讓他放下,等自己簽好以后給他送過去。許朗表示不用這么麻煩,安安卻說以后這種有法律效應的文件她一定要看清楚,不是許朗讓她簽字她就會簽的。安安對許朗說,她要找一個比之前更好的律師,不僅業務好,心也要好,她要讓許朗看看她是怎么奪回豆豆的撫養權的。

許朗嘲諷安安,就憑她找的服務生的工作,她要怎么請律師。安安聽了這話,認真地對許朗表明了自己從前的優秀,現在這一切都只是暫時的不順,總會過去的,這并不丟人。許朗離開以后,安安收拾桌子時圍裙被咖啡弄臟了,她把手機放到身后的口袋里,沒想到卻被小偷盯上了。雷宇豪走進咖啡店,正好看見這一幕,就上前假裝是安安的丈夫,把小偷逼走。

邱天看到有不認識的人摟著安安的肩膀,以為是雷宇豪在耍流氓,一個擒拿手制服了他。雷宇豪連忙解釋,這時,他突然認出了安安,掙脫了邱天,他對安安說自己是雷宇豪。但是安安一頭霧水,雷宇豪就說出了兩人從前總是說起的臺詞,安安這才認出了他。

雷宇豪在國外當律師,免費給環保組織代理。兩人回憶起從前的往事,相談甚歡。安安指出,雷宇豪現在雖然外表變了,但是內心還是從前那個柔軟的胖子。雷宇豪說起邱天,調侃邱天太粗魯,聽得邱天氣不打一處來。

安安一直琢磨離婚的事情,邱天提議讓她請雷宇豪幫忙,能夠幫環保組織代理的律師水平肯定不一般。但是安安覺得,他們都這么多年沒見了,突然用這種事情麻煩人家說不過去。邱天又和安安說起一年一度的星漫獎要開始了,問安安有沒有信心,但是安安卻說自己現在能力不行。聽了這話,邱天鼓勵她,但是安安還是不自信,而且這一屆的評委還是俞非凡。安安認為她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奪回豆豆的撫養權,邱天對她說,這其實是一件事,安安當年那么優秀,總不可能當一輩子服務生啊。

邱天見安安不為所動,就悄悄地替她報了名。俞非凡回到家,和王蕾安排了一些瑣事,他看到王蕾在準備星漫獎,就順口問了幾句。王蕾問俞非凡她的作品怎么樣,俞非凡指出雖然王蕾的畫技很成熟,但是在故事上比較薄弱,還提起了安安作為例子。俞非凡肯定了王蕾的努力,讓王蕾很開心,保證自己一定會靠自己的努力成為非凡漫畫的簽約作者。

兩人正說這話,豆豆就開心地跑了過來。豆豆見和俞非凡說話的不是安安,當場變了臉色,轉頭跑掉了。俞非凡有些尷尬,就和王蕾說要去和豆豆聊兩句。俞非凡對豆豆說,等豆豆長大了就會理解他和安安分開的事情,還表示王蕾要在家里住一段時間,讓豆豆和她好好相處。但是豆豆卻說,如果王蕾敢住進來,他就讓她好看。

許朗接果果放學,果果開心地告訴許朗豆豆轉到了她們班。俞非凡給許朗打電話,讓他幫忙照顧一下豆豆,許朗就把豆豆帶回了家。果果能和豆豆一起玩十分高興,在家里到處跑來跑去,讓許朗不勝其擾。許朗給俞非凡打電話,問他什么時候能來接豆豆回去,但是俞非凡表示他還走不開。許朗苦口婆心地勸說俞非凡要珍惜他們的勝利成果,如果安安上訴,現在的情況對他們來說十分不利,但是俞非凡固執地認為安安是不會改變的。

果果和豆豆一起看故事書,豆豆問起果果的媽媽在哪里,果果表示她從來沒有見過媽媽。豆豆提議幫果果把媽媽畫出來,兩個人就一起把果果的媽媽畫在了墻上。許朗看見了墻上的畫,忍不住發了火,果果被嚇哭了,和許朗道歉。豆豆見狀就對許朗說,果果的房間里沒有媽媽的照片,他就幫果果畫一個,而且墻臟了也可以再刷,讓女生哭的男生不帥。許朗聽了豆豆的一席話,發覺自己的語氣太嚴厲了,就向果果道了歉。

第5集:安安入圍星漫獎,無奈出席謝師宴

邱天和安安到圖書館找爭奪撫養權的資料,看著資料,安安想起自己從前帶著豆豆吃外賣,還有自己在豆豆面前表現出的任性與刁蠻,而且安安現在的工作只是服務員,工資很微薄。安安越看越覺得自己能墻繪豆豆撫養權的希望很渺茫,正當她失落惆悵時,雷宇豪突然出現嚇了她一跳。雷宇豪發現安安正在看關于婚姻法和撫養權的資料,追問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安安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說什么好,邱天及時出現打斷了雷宇豪。

雷宇豪對安安說,如果有困難可以找他,他可以幫安安打贏官司。邱天見狀,就幫安安打圓場,說這是她漫畫里的劇情,安安趁機咨詢了雷宇豪離婚的事情。雷宇豪告訴安安,就算對方是豪門,打官司也不一定能贏,重要的是律師的表現,極品的律師可以把對方的優勢變成劣勢。安安詢問是否可以舉證對方疏于對家庭的照顧,但是雷宇豪表示這非常難。

雷宇豪的一席話讓安安十分沮喪,她突然想起文件還沒給許朗送去,就匆忙離開了。雷宇豪聽安安提起許朗的名字,就問邱天這個許朗會不會是他的大學學長,但是邱天覺得不可能這么巧。安安來到許朗家,正要敲門,卻聽見里面傳來豆豆的聲音。安安本以為是錯覺,但是越聽越像豆豆的聲音,于是立刻按了門鈴。

許朗見來的人是安安,怕她發現豆豆在他家里,就想快點把安安打發走。安安一直從門縫里看,但是許朗怎么也不肯讓她進門,安安就問他家里是不是有個男孩的聲音,許朗謊稱那是佩琪的弟弟。安安并沒有放棄,還是從許朗家的窗戶向他家里看,許朗就合上了窗簾。安安發現墻邊有架梯子,就借著梯子爬到了樹上,沒想到剛爬上樹梯子就倒了。

保安發現樹上有人,以為安安是壞人,讓她趕緊下來,但是安安沒有梯子下不去。這時許朗趕來,對保安解釋說安安是他的親戚,腦子有點問題。圍觀的人群散去以后,安安讓許朗把她放下去,但是許朗反而悠閑地給她拍起了照。許朗給了安安兩個選擇,一是讓安安下來趕緊走,二是讓安安在樹上待著。安安委屈地表示要不是聽到許朗家里有像豆豆的聲音,她才不會爬樹呢。許朗聽了她的話,還是心軟了,拿過梯子把安安放了下來。

許朗去接放學的果果時有些晚了,發現豆豆也還在幼兒園沒被接走,果果就提議他們兩個陪豆豆等一會兒。三個人玩了一會兒游戲,有個男人匆匆忙忙趕來,拉起豆豆就要接他走。許朗看這個人很面生,問了豆豆也說不認識這個人,許朗就把他推開,不讓他帶豆豆走。兩人推搡起來,許朗一把把男人制服,男人這才表示他是俞非凡委托來接豆豆的,兜里還有委托書。

許朗看了委托書,終于相信了這個男人的身份。豆豆走后,果果問起為什么豆豆的爸爸不自己來接豆豆,令許朗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俞非凡告訴王蕾她入圍了星漫獎,王蕾借機開心地抱住了俞非凡。另一邊,邱天也告訴安安她入圍了星漫獎,安安不明所以,邱天就給安安看了她的漫畫。邱天對安安說,周末有胡教授的謝師宴,讓安安好好想想要和胡教授說什么?墒前舶驳男乃棘F在不在這上面,還對邱天發了脾氣。

豆豆不喜歡王蕾住在他家里,編出一個叫花子的小女孩嚇唬她。到了晚上,豆豆還故意穿上白裙子,把王蕾嚇得夠嗆。安安收到了快遞送來的箱子,打開發現里面都是她的東西,這時王蕾給安安打電話,假裝不經意地告訴安安俞非凡已經把臥室改造了,安安聽了失魂落魄。

胡教授給安安打電話,把謝師宴的具體時間和地點告訴她,安安這下不想去也不行了。雷宇豪拿到安安落下的許朗的名片,假裝是客戶把許朗約了出來。許朗見了雷宇豪就要走,卻被雷宇豪攔下,還表示他有許多問題要問許朗。

安安來到謝師宴,胡教授見了她很高興,熱情地招呼她。同學們說起安安這些年沒參加過同學聚會,一畢業就結婚了。胡教授又問起了安安這些年的工作情況,還為安安的情況感到可惜。

同學們不乏酸意地說起安安這些年的全職太太生活,只有胡教授為她上學時的才氣感到惋惜,還問安安要不要重新開始畫漫畫。同學們又說起王蕾入圍星漫獎的事,令安安一臉茫然。這時,王蕾也來到了謝師宴,一進門就開始寒暄,等其他人提起才假裝剛看到安安也來了。席上的氣氛讓安安十分不自在,連忙起身給胡教授夾菜來緩解自己的尷尬。

雷宇豪和許朗相對無言,點菜時又一言不合起了沖突。王蕾正好路過他們的包間,看到了許朗也在這里吃飯。雷宇豪質問許朗為什么消失,還問他為什么要當離婚律師。許朗滿不在乎地表示離婚律師挺好的,雷宇豪卻為許朗這些年的變化感到心驚,他想知道這五年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第6集:安安離婚被王蕾泄露,雷宇豪擔當安安律師

王蕾在衛生間聽到別人正在議論她,說她倒貼俞非凡,十分氣不過,就進了許朗的包間,假裝不小心地說出了許朗是俞非凡的離婚律師這件事。雷宇豪聽說這件事十分吃驚,連連追問許朗是怎么回事,許朗只說雷宇豪耽誤他很多時間,徑自離開了。

在包間外聽到安安離婚消息的兩個人迅速地將安安離婚的消息告訴了其他人,還發到了群里。邱天在群里看到消息,就給安安打電話,安安連忙出去接電話。安安聽了邱天的話一頭霧水,邱天以為是安安自己說出去的,但安安確實什么都不知道。其他同學見安安出去了,就正大光明地開始討論安安離婚的事情,王蕾還假惺惺地反駁安安離婚和她沒有關系。

雷宇豪追出來拉住許朗,讓他正面回答他的問題,還要動手,安安見狀連忙攔住他們,其他人聽見動靜也都出來圍觀。雷宇豪氣憤地質問許朗為了掙錢不擇手段,王蕾又假裝委屈地說自己是不小心說漏嘴的。事情演變成這樣,安安只能表明她和俞非凡分手是她自己的問題。王蕾還想對許朗假裝無辜,但是許朗早就看明白了她的打算。

雷宇豪追上安安問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安安讓他什么都別問,她現在只想一個人靜靜。俞非凡從許朗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經過,責備王蕾不應該將他和安安離婚的事情說出去。王蕾又開始裝可憐,表示她立刻就收拾東西離開。俞非凡見狀放軟了語氣,讓她以后要小心些,還表示相信她不是故意的。俞非凡說完就要離開,王蕾連忙拉住他,問他今天晚上不在家里住嗎。俞非凡對她說,在王蕾找到房子以前他還是避嫌比較好,說完就離開了。俞非凡走后,王蕾在他身后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容,然而這一切都被豆豆看在了眼里。

沈逸林得知雷宇豪已經和許朗見過面,就來找許朗約他去喝一杯。沈逸林說起以前的事情,卻被許朗打斷。沈逸林又說自己以后就留在上海不走了,還問許朗知不知道她為什么要留在上海。許朗回答她一定是為了以后的發展,以沈逸林的個性來說,她不會因為某個人就做出這樣的決定。沈逸林表示她要在上海開一家律師事務所,問許朗愿不愿意做她的合伙人,許朗拒絕了。

沈逸林覺得她現在根本無法看透許朗,許朗從來不說這些年他究竟經歷了什么。安安正巧也在這里喝酒,把手鐲甩進了許朗的盤子里,就過來和他們打招呼。許朗不想讓她大聲嚷嚷,就起來阻止她,但是安安已經喝醉了,誰的話都不聽,賴在了許朗的桌子旁邊。服務生實在沒辦法,就搬了一把椅子讓安安坐下。

安安一直盯著沈逸林,覺得在哪里見過她,許朗就介紹說沈逸林是他的大學同學。安安喝多了,行事很無厘頭,沈逸林就給雷宇豪打電話讓他來接安安。安安趴在雷宇豪的背上,還醉醺醺地說沈逸林是許朗的女朋友,讓三個人都有些尷尬。雷宇豪帶著安安走后,沈逸林讓許朗再考慮一下她的提議,但是許朗的態度很堅定。

許朗帶著果果來到了父母家,許母聽見許朗來了,就拉著他一起直播,許朗連忙跑出了房間。許母要給許朗介紹女朋友,但是許朗不想去見面,許母威逼利誘,許朗勉強同意,但條件是帶著果果一起去。許母生氣許朗的態度,許父連忙安慰,讓她不要多想。

安安醒來以后發現雷宇豪正在看她離婚的材料,連忙去搶過來。雷宇豪對安安說,她現在最對不起的是豆豆,因為她不肯求助,已經耽誤了很多時間了。雷宇豪說起他們兩個小時候的事情,向安安表示她的律師必須由他來當。雷宇豪替安安規劃了之后的發展,讓安安去參加星漫獎,拿到和非凡漫畫的簽約。安安有些不愿意去給俞非凡打工,雷宇豪對她說,如果不能放下就去面對。

邱天聽到安安同意去參加星漫獎,十分高興,表示參賽的事務由她負責,官司的事情交給雷宇豪,安安負責專心畫畫。胡永君到醫院看望俞非凡的父親,俞父說起年輕人要多去外面闖蕩,還提起俞非凡。胡永君的母親張薇聽了這話臉色有些不好,卻沒有明顯地表現出來,只說上了年紀以后就希望孩子能夠陪在她身邊。

醫生對俞非凡說,俞父這個年紀的老人容易得心腦血管病,要多家照看,幸虧這次俞太太送來得及時。俞非凡卻否認道,張薇不是俞太太,只是俞父的一個朋友。俞非凡囑咐醫生,如果之后俞父的病需要簽字,還是通知他來簽。

俞非凡進了病房,俞父問起他工作室的事情,還提起了許朗,問他是不是工作室出現了什么麻煩,俞非凡應付了過去。張薇聽到許朗的名字,說他是個離婚律師,俞非凡就說許朗的專業是知識產權。俞父沒太在意這件事,只囑咐俞非凡要學精一點,還叮囑他要注意私生活方面的事情。俞父又提起想讓胡永君負責酒店的事務,征求俞非凡的意見,俞非凡讓父親自己拿主意。俞父絮絮叨叨地念叨俞非凡的工作室不是正經事業,以后還是要接管公司的,俞非凡不想聽這些,起身告別后就離開了。

張薇抱怨俞父不應該說這些,都把俞非凡氣走了,說著就表示要去送送俞非凡。張薇追上俞非凡,對他說俞父心里最重要的還是他和豆豆。俞非凡告訴張薇,現在沒有外人,不要假惺惺地說這些漂亮話。聽了這話,張薇也沒必要維持表面的和平,表示她現在最在意的就是胡永君,如果有人要和胡永君過意不去,她會保護兒子的。俞非凡對張薇說,就算俞父將酒店全線都交給胡永君打理,他都不在乎,因為他對俞氏集團沒興趣,但是就算張薇機關算盡,俞氏集團也不會是她和胡永君的。

第7集:豆豆不滿王蕾住在家里,擅自出走急壞安安許朗

豆豆為了讓王蕾趕快搬走,一直想出各種惡作劇對付王蕾,把王蕾折騰得苦不堪言,于是向俞非凡告狀。俞非凡問豆豆想怎么樣,豆豆表示他不想讓王蕾住在家里?墒怯岱欠哺嬖V豆豆,這是他的房子,他能決定誰可以住在家里。俞非凡囑咐讓豆豆和王蕾好好相處,王蕾也在表面上對豆豆和顏悅色,但是豆豆根本不愿意接受王蕾。

今年的星漫獎,為了考察作者的原創性,俞非凡打算開辟新的現場賽賽制,邀請大王來當評委,但是被大王婉拒。俞非凡不放棄,想要繼續說服大王,大王不置可否。聽說大王來了,工作室的員工們都聚在一起偷看,還議論大王能開工作室都是俞非凡一手幫襯的,王蕾見了嚴厲地制止了他們。

果果收拾了一堆零食,打算去找爺爺,讓爺爺來對付住在家里的王蕾。果果勸他等俞非凡來借他的時候讓俞非凡帶他去,但是最近俞非凡不讓豆豆去找爺爺,所以豆豆決定還是自己去。果果覺得豆豆一個人去太危險了,就提出要陪他一起去。兩個小朋友沒有和大人說,手牽手跑出了幼兒園。

大人們發現孩子們不見了,急忙報警調取監控。警察看了監控,發現孩子是自己走丟的,就問幾個大人知不知道孩子平時都去什么地方。許朗相信果果不會不通知他就自己擅自亂跑,安安推測是自己昨天和豆豆吵架,豆豆才帶著果果離家出走了,擔心地掉了眼淚。俞非凡也著急地指責安安,警察見狀連忙制止他們,趕緊找到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果果和豆豆走了很遠,果果都走不動了,豆豆四處看看,發現他們好像迷路了。許朗和安安一起焦急地尋找著果果和豆豆,但都沒什么收獲。安安哭著道歉,她最近忙著官司,忙著難過,唯獨忘了對她來說豆豆才是最重要的。許朗試圖讓安安冷靜下來,他告訴安安,她是豆豆的媽媽,現在一定不能倒下,他們要相信豆豆和果果都會沒事的。

果果和豆豆站在人多的地方,豆豆知道這里有警察巡邏,打算等警察幫助他們。兩個女孩子看到他們兩個小孩站在這里,就報了警。警察接上豆豆和果果,問他們為什么離家出走,豆豆告訴警察爸爸媽媽都不管他了,他要去找爺爺,還說他的爺爺是俞德生。警察聯系了兩個孩子的家長,許朗、安安和俞非凡得知后立刻趕到警局。

豆豆一見安安就撲進了她的懷里,安安責怪豆豆不該帶著果果亂跑,許朗讓她不要責怪孩子,找找自己的原因。俞非凡得知豆豆聯系了爺爺,就給俞德生打電話。俞德生從豆豆口中得知俞非凡和安安離婚的消息,十分生氣,在電話中把俞非凡罵了一頓。張薇見俞德生情緒激動,就接過電話,讓俞非凡帶著豆豆來醫院給老爺子賠個不是。

許朗帶著果果回了家,果果害怕許朗會生氣,就自己去墻邊罰站。許朗癱坐在地,對果果說他今天對果果好失望,他害怕會失去果果。果果聽了抱住許朗,對許朗說她會和爸爸永遠在一起。

俞非凡和安安帶著豆豆到了醫院,安安叮囑豆豆下次不能再這樣亂跑了,豆豆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醫生檢查了俞德生的身體狀況,囑咐俞非凡不能再氣俞德生了。俞德生要和安安單獨談話,他先是埋怨他們不該把離婚這么大的事情瞞著他,又告訴安安他會讓俞非凡和她復婚。但是安安拒絕了,她以前確實很愛俞非凡,但是現在她已經想清楚了,俞非凡已經對她沒有任何感情,兩個人現在也都有了各自的生活目標,現在這樣挺好的。

俞德生聽后笑了,他問安安,豆豆的撫養權一定要歸俞非凡,安安能和豆豆分開嗎。安安表示,她離不開豆豆,所以不會放棄撫養權的,這番話令俞德生十分吃驚。安安走后,俞德生讓俞非凡把許朗辭掉,撫養權的官司全權交給俞德生,一定不能讓安安搶走豆豆的撫養權。俞非凡勸俞德生不要再把事情鬧大了,俞德生不聽,還讓俞非凡趕緊讓王蕾搬出去。

第二天,許朗一到事務所,老板黃欣就告訴他不用負責俞非凡的官司了。黃欣還說,俞非凡為了表示歉意,不僅把代理費全額打了過來,還委托許朗負責他工作室的版權業務。但是許朗拒絕了,表示他只是一個離婚律師,只接離婚官司。黃欣還想說什么,cherry過來找許朗,對許朗說俞非凡那邊來了個人,已經等了許朗一上午了。

來的人是王蕾,表示有問題要咨詢許朗。王蕾問許朗,如果非凡漫畫的簽約作者曾經的作品涉嫌抄襲,起訴的話會不會對非凡漫畫有什么影響。許朗聽了,覺得這個問題事關重大,俞非凡應該親自打電話來咨詢。王蕾忙說是因為最近非凡工作室簽約了許多新人,要防患于未然。許朗告訴她,她說得這么模糊,他沒辦法給她確切的答案。王蕾不想放棄,但是許朗表示他已經很多年沒碰過版權方面的案子了,等會兒還有個電話會議,讓王蕾先離開。

黃欣見王蕾從許朗辦公室出來,就對她說有時間要請俞非凡吃個飯。王蕾說起自己有事情要咨詢,但是許朗沒時間,黃欣就把王蕾請進了自己的辦公室,由他來解答王蕾的疑問。俞非凡沒有放棄讓大王當評委的事情,在足療店找到了她,還給她看這次的參賽作品。大王看過以后,覺得雖然王蕾的基本功更勝一籌,但是作品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還是安安的作品個人風格比較強烈,她很喜歡。

大王記起安安一畢業大王工作室就想和她簽約,但是安安選擇了當俞太太,就問俞非凡這次怎么肯放安安出來參賽了。俞非凡把這件事應付過去,繼續說服大王來當評委。但是大王執意不肯在臺前露面,俞非凡就把平板留下,讓大王再考慮一下。

許母怕許朗不愿意相親,就帶著相親對象到果果的幼兒園堵他,自己和許父在車上觀察情況。王蕾找到大王,對她說她這次一定要參與星漫獎的全過程,直到最后大獎產生。大王聽了一笑,問王蕾她不參加又能怎么樣。王蕾聞言,就對大王說,那她就會把大王成名作是抄襲的事情公布于眾。

第8集:大王受王蕾指使,提出加賽要求

王蕾威脅要把大王抄襲的事情公布于眾,大王成名作的人設和框架抄襲了青山老師,王蕾是青山的忠實粉絲,青山的所有作品都看過,因此篤定大王抄襲。大王雖然已經慌了,但嘴上還是表示,她的成名作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作品了,這些年她還有其他備受肯定的作品,即使被爆出抄襲,大眾也會原諒她的。王蕾又提出大王和非凡工作室簽約的事情,如果大王被爆出抄襲,非凡工作室就可以對大王進行起訴。大王沒辦法,就問王蕾究竟想要怎么樣,王蕾回答她只是要大王幫個小忙。

安安將自己參加星漫獎的事情告訴了豆豆,豆豆很高興,同時提醒安安別忘了參加周末的讀書會。許朗和安安說起星漫獎的事情,讓她加油。兩人正說著話,一個年輕女孩來找許朗,表示是他的相親對象,要和他一起吃飯。許朗見狀,連忙拉住正欲離開的安安,讓他們和他一起去吃飯。安安和相親對象都十分驚訝,反倒是兩個孩子開心地跳了起來。

許朗一行人來到了蘇珊的咖啡店,許父許母在店外觀察情況,許母抱怨許朗帶了兩個不相關的人,許父倒是樂呵呵地在看戲。幾個人坐在桌子旁邊十分尷尬,豆豆見狀就提議要和果果一起去看漫畫書。兩個孩子走后,氣氛更加沉默了。安安實在是受不了了,表示自己是這里的服務員,不顧許朗的阻止要去給他們拿菜單。

蘇珊看到安安很驚訝,問安安許朗旁邊的女生是誰。安安告訴蘇珊許朗攤上大事了,相親對象堵在果果的幼兒園門口要和許朗相親。相親對象對許朗很滿意,表示要約個時間雙方父母見個面。許朗覺得太著急了,可是相親對象對自己很有信心。許朗闡述了兩人結婚以后要面對的困難,還讓她放棄自己的工作,想讓相親對象知難而退。但是相親對象看出許朗是被迫來相親的,說這些話就是為了讓她打退堂鼓,就對許朗說兩個人再互相了解一下再做決定。

豆豆向果果問起相親對象的事情,果果表示她不喜歡這個人。豆豆就去和許朗說,他已經有安安做女朋友了,還要和別的女孩約會。相親對象聽了這話很生氣,站起來離開了。許母見情況不對,就進來問是怎么回事。相親對象把情況告訴許母,安安上前想解釋,卻把手里的咖啡灑到了許母的身上。

許母見許朗和安安認識,就問他們是怎么回事。許朗告訴許母豆豆和果果在一個幼兒園,安安覺得十分不好意思,就讓豆豆和許母道歉。果果連忙站出來解釋是她讓豆豆幫她的,不關豆豆的事。許朗聽了就順勢給果果打手勢,果果明白爸爸的意思,就和許母說她和爸爸兩個人已經很好了,不喜歡爸爸交新的女朋友。

安安拎著豆豆的耳朵把他拽到了一邊,指責他不應該把她也搭進去,還要沒收豆豆的游戲。豆豆問安安,他對果果那么好果果能感覺到嗎。安安告訴豆豆,好朋友總能感覺到的。邱天知道了今天的事情,被逗得捧腹大笑,還給了豆豆獎勵。

大王找到俞非凡,對俞非凡說她同意當星漫獎的評委,但是條件是要加賽一輪,又大王出題目,然后親自評選。俞非凡覺得不合適,但看大王態度堅決,俞非凡也只能再考慮一下。大王告訴王蕾,她已經按照王蕾說的告訴俞非凡了,但是俞非凡同不同意就不知道了。王蕾確信,俞非凡一定會同意的。這幾年星漫獎的關注度降低,俞非凡為了提高星漫獎的關注度,所以一直堅持不懈邀請大王,大王的條件俞非凡一定會同意的。大王諷刺王蕾就這么怕安安嗎,王蕾表示大王一個憑借抄襲走紅的人沒資格說她。大王問王蕾不怕俞非凡知道這些事嗎,王蕾回答,以后的變數太多,她只關注現在。王蕾把加賽的題目交給大王,讓她確保安安無法晉級。

雷宇豪約邱天見面,想和她討論一下安安的事情。邱天告訴雷宇豪,俞非凡是她的表哥,他和安安的事情她都知道。雷宇豪很奇怪,邱天為什么不幫自己的表哥,而是要幫安安。邱天說,親人是一出生就注定的,但是朋友是自己挑選的,這很難得。

安安得知要加賽的事情,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天都沒出來。蘇珊和邱天擔心她,就想辦法把安安從房間里叫了出來。這次加賽的題目安安一點靈感都沒有,完全創作不出來,開始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邱天恨鐵不成鋼,讓安安逼自己一把。

豆豆幼兒園的讀書會安安遲到了,一進門就踩到了地上的尖叫雞,吸引了全場的目光。安安一邊聽老師講故事,一邊畫漫畫,把小朋友都吸引到了身邊。老師見狀很不高興,就叫安安上臺給大家講丑小鴨的故事。安安在黑板上畫了小鴨子的漫畫,許朗悄悄和果果說安安畫的眼睛不對,被果果告訴了安安。

安安讓許朗給大家講一下鴨子的眼睛到底是什么樣的,許朗就上臺講起了禽類的眼睛,可是小朋友們都聽不懂。安安和老師把許朗請下了臺,由安安繼續講丑小鴨的故事。安安一邊講故事一邊畫漫畫,小朋友們都被她的畫吸引,紛紛湊到了黑板邊上。安安告訴小朋友們,丑小鴨的故事告訴大家,丑小鴨之所以能找到同伴,是由于他本來就是一只白天鵝,經歷了時間的磨煉。

讀書會結束后,家長們都告訴孩子們不要聽安安今天講的話。許朗告訴安安,家長們聽完安安的故事都不安了起來,因為安安說了實話,而童話要告訴大家的是大家想聽的話。安安表示,童話和現實本來就是兩個世界。說著說著,安安突然靈光一閃,她知道加賽的題目她要畫什么了。

安安一回家就把自己關進房里開始畫畫,豆豆有些失落,他每個禮拜就只能和安安在一起待兩天。邱天見狀,就和豆豆約定下周帶他去歡樂谷。豆豆很開心,一不留神打了個噴嚏,邱天怕他感冒,就給他喝了感冒藥。

第9集:安安沒能晉級,俞非凡大感奇怪

胡永君在電梯碰見了沈逸林,認出了她,兩人曾在英國的時候有過一面之緣。胡永君向俞德生介紹了沈逸林,俞德生將豆豆撫養權的官司委托給了沈逸林。安安把豆豆送到俞德生家里,向豆豆道歉周末的時候沒能好好陪他,豆豆表示沒關系,還讓安安記住明天帶他去歡樂谷。

俞德生問起安安撫養權的事情,安安告訴俞德生,她離不開豆豆,豆豆也離不開她。俞德生提議雙方各退一步,不要再折騰豆豆了,讓豆豆選擇條件更好的一方,安安可以隨時來看豆豆。但是安安還是堅持要上訴,她不能讓豆豆覺得她這個媽媽這么輕易就放棄豆豆。安安告訴俞德生,明天她答應要帶豆豆去歡樂谷,豆豆放學就由她去接。

安安去幼兒園接豆豆放學,卻被果果告知豆豆今天沒來上學。俞非凡告訴安安,豆豆現在在俞德生家,他來就是接安安去見豆豆的。果果問許朗豆豆到底去哪兒了,許朗給沈逸林打電話,對她說有些事情希望她知道。

安安來到俞德生家,但是俞德生卻沒有讓她見豆豆的意思,還給安安引見了沈逸林。俞德生對安安說,安安不放棄撫養權,還要一直折騰,既然他勸不動她,那么他們的父女情分就到此為止。安安表示,俞德生做的這些她都理解也接受,但是她今天是來接豆豆的,俞非凡也幫忙勸說俞德生把豆豆叫出來。

俞德生堅決拒絕讓安安見豆豆,安安只能四處呼喊著豆豆的名字。沈逸林受到俞德生的示意,對安安說,只要她放棄上訴,和俞德生道歉,一切都好說。聽了這話,安安堅決地表示,她是絕對不會放棄上訴的。俞非凡追上安安,告訴她他也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安安相信他不知道,但是也相信即使俞非凡知道也沒法做什么。安安對俞非凡說,今天她走出這個家,以前和這個家所有的關系就真的結束了。邱天和雷宇豪來找安安,安安見到邱天,終于忍不住大哭起來。

咖啡廳的墻今天晚上要刷完,安安就讓蘇珊回去,她自己留下刷墻,正好安安也想一個人靜靜。安安在墻上畫了漫畫,并且把過程放到了直播軟件上。大王也看到了安安的直播,感嘆安安真的是不簡單。

安安在咖啡廳舉辦手辦拍賣會,把自己的手辦進行拍賣,引來了大家的熱烈呼應。終于,最后一件手辦也賣了出去,這是俞非凡送給安安的結婚禮物。安安情緒很低落,邱天去安慰她,告訴她其實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能走多遠。聽了邱天的話,安安終于有些釋然,她給許朗發微信,告訴許朗她會送給果果星漫獎半決賽的門票。

王蕾把晉級名單交給俞非凡,俞非凡很奇怪安安為什么沒在晉級名單里,王蕾就說安安是加時賽沒有準備好,但是俞非凡了解安安,她一直沒有荒廢自己的專業。俞非凡給大王打電話想詢問這件事,但是大王的手機關機。俞非凡就讓王蕾把安安的參賽作品拿出來,事后由他向大王交代。

許朗在果果睡前給果果講了一個關于喜歡的故事,許朗問果果除了爸爸有沒有喜歡的人,但是果果害羞不肯說,還反問許朗除了果果有沒有喜歡的人,問那個人是不是媽媽。許朗讓果果閉上眼睛,告訴果果他只喜歡果果。

沈逸林咄咄逼人,直指安安沒有經濟能力,無法負擔豆豆的生活,而且由于安安的疏忽,令豆豆反復受傷,對豆豆的心理健康無益。沈逸林更是對安安的用意進行了惡意揣測,認為安安是由于撫養費才不愿意放棄豆豆的撫養權,于是提出撫養費俞氏會照付,但是豆豆的撫養權要歸俞非凡所有。

安安無法接受沈逸林這樣不負責任的指責,她解釋了自己的花銷都是為了家庭,豆豆的受傷是因為豆豆是個充滿探險精神的男孩,安安心疼,但是不會阻止豆豆,因為這是她愛豆豆的方式。至于贍養費,俞非凡認識了安安這么多年,他應該知道安安是個什么樣的人。安安表示,如果他們今天是帶著這種態度的話,那他們沒得談了。

雷宇豪對沈逸林的指責十分氣憤,他拿出病歷單,反問俞非凡在豆豆受傷的時候出現過幾次,他相信除了沈逸林和她的當事人,所有人都知道安安是個好媽媽。雷宇豪走后,俞非凡提醒沈逸林注意措辭,他是希望能夠取得豆豆的撫養權,但是不希望傷害安安。他還讓沈逸林轉告俞德生,他是豆豆的父親,有權利放棄撫養權。沈逸林給俞德生打電話說了今天的情況,表示她會搞定的。

黃欣問許朗要不要過目非凡漫畫關于版權的材料,但是許朗毫不理會。黃欣試圖說服他接下非凡漫畫的單子,但是許朗對此表現得很冷漠,還讓黃欣自己接下案子。兩個人話不投機,吵了起來,黃欣撂下狠話憤憤地離開了。

俞非凡找到大王,問她為什么不讓安安晉級。大王表示,如果俞非凡這么不尊重她的意見,那她就不當評委了。俞非凡告訴大王,他開始懷疑有沒有其他被誤判的選手,他會把所有作品再看一遍。俞非凡不知道大王的決定是什么,但是他決定讓安安晉級,這是他欠安安的一份公平。

沈逸林問許朗為什么不問她接安安撫養權案子的理由,許朗相信她有自己的看法。沈逸林表示這種穩贏的案子為什么不接,許朗反問她,真的覺得這個案子穩贏嗎,豆豆這么小,撫養權判給母親是非常有可能的。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請大家牢記南瓜園網址 www.lysiwn.live

QQ|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南瓜園

GMT+8, 2020-1-27 08:09 , Processed in 0.13952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体彩31选7开奖